<bdo id="mz6fs"></bdo>

  • <track id="mz6fs"></track>
    <bdo id="mz6fs"></bdo>

    <menuitem id="mz6fs"><strong id="mz6fs"></strong></menuitem>
  • <option id="mz6fs"></option>

      疫情常態化后電影娛樂業或將迎來更大的洗牌,影娛餐后市場如何行走

      創投
      TIME
      2021-08-07 14:32
      犀牛娛樂
      分享

        文 | 犀牛娛樂,作者|小福,編輯|樸芳

        前腳發完年中業績預增公告,后腳又被本土疫情反彈削去大幅市值,在這個本就低迷的暑期檔,流年不利的電影股又遭一輪重創。

        伴隨全國多地因疫情影響停盤、停密鑰,以及救市大作《長津湖》撤檔等利空消息。8月6日,電影股幾乎全線下跌,金逸影視、橫店影視兩家院線股股價創歷史新低,萬達電影、光線傳媒、華誼兄弟、中國電影、上海電影等均有不同程度下滑,上市電影公司中僅有ST北文以微弱漲幅幸免。

        在經歷了長時間的非檔期片荒后,僅次于春節檔的大熱門檔期暑期檔本被電影行業寄予厚望。然而在新片市場表現低迷與本土疫情反彈的雙重刺激下,暑期檔大幕已然提前落下。

        對于這些頭部公司而言,目前的市場局面必將對下半年乃至全年的營收走向,帶來更大的不確定性。

        疫情又至,暑期檔落幕

        截至目前,本輪本土疫情反彈已經外溢至17個省份,7月全國累計報告新增本土確診病例300多例,接近此前五個月總和。為防止疫情擴散,多個省市地區采取了加強消殺、調低上座率限制、暫時停業等應對措施。

        日前,國家電影局就此發布了《關于進一步加強當前電影院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強調了影院常態化防控相關措施。

        同時,中影、華夏也在日前共同商討暫停江蘇、湖南、河南等多個涉及疫情地區的影院密鑰、硬盤供給,待當地疫情好轉,由院線審核無誤影院符合恢復營業標準,院線方可在平臺申請恢復營業,目前涉及地區已經超過70個。

        除此以外,鑒于北京市下發的“堅持‘非必要、不舉辦’,原則上取消八月份在京舉辦的大型會展活動”新規,原定于2021年8月14日至21日在北京舉辦的第十一屆北京國際電影節也確定延期舉辦。

        而上周才剛剛宣布定檔的暑期檔大片《長津湖》,也在8月5日正式發布了延期上映的公告。在《盛夏未來》《怒火·重案》上映后才剛剛有些起色的暑期檔,至此匆匆忙忙畫上了句號。

        影市復歸沉寂,全國影院首當其沖。不過除了這些下游從業者以外,位居中上游的上市電影公司們,也要繼續扛受壓力。

        讓路變成避險

        今年暑期檔的冷是有目共睹的。

        六月端午檔的片多票房少為暑期市場鋪墊了慘淡的底色。而由于今年適逢獻禮大年,7月也順理成章地成為了主旋律電影的集中上映檔期。往常作為暑期檔市場主力的商業電影們,或是主動、或是被動地避開了這一時間段。

        略顯遺憾的是,影市在前一階段的持續低迷,讓幾部未能成為全民爆款的主旋律電影上限更低。接下來《白蛇2:青蛇劫起》《二哥來了怎么辦》《燃野少年的天空》等中體量項目的接連失利,更讓局面陷入焦灼。

        至于萬眾矚目的《長津湖》,它本該會成為今年暑期檔為數不多的救市大片。為了迎接它的到來,《狙擊手》積極退讓,《盛夏未來》《怒火·重案》緊急補空。但這場始料未及的本土疫情,卻讓市場又重新歸零。

        于市場而言,今年暑期檔的表現無疑是令人失望的。根據貓眼數據,截至8月6日,2021年暑期檔(6月1日起)累計票房達58.1億元,較2019年同期的122.33億元下滑超過50%。

        但從各家頭部公司角度來看,很多項目的主動避讓,卻意外避免了出品公司在這個檔期造成過多內耗。疫情暫停了暑期檔,卻也讓各公司得以繼續保存實力。

        我們大致統計了今年暑期檔各頭部民營電影公司參與出品的已上映項目。其中包括了還未正式上市的博納影業,以及光線傳媒、華誼兄弟、北京文化、萬達電影等民營上市電影公司。

        在統計的9部影片中,光線傳媒參與了《陽光姐妹淘》《革命者》兩部電影,華誼兄弟參與了《超越》《盛夏未來》兩部電影,萬達影視參與了《新大頭兒子和小頭爸爸》《二哥來了怎么辦》兩部電影。

        橫店影業、ST北文、博納影業則各參與了一部電影,分別為《俑之城》《熱帶往事》《中國醫生》。

        票房數字上,博納主出品的獻禮電影《中國醫生》以12.71億元票房領跑暑期檔,該片也是今年暑期檔唯一一部破10億大關的影片,剩余項目則均未突破2億元大關。除了市場大環境低迷與影片自身品質有限的原因外,這一現象也源于頭部公司們并未在暑期檔深入布局,放出的大多為中、小體量項目。

        因此現階段來說,暑期檔的低迷與中止,對于大部分頭部公司的影響是可控的。鑒于這輪疫情已經得到有效控制,即便現在有預計15%的內地影院停業,像計劃在8月13日上映的《五個撲水的少年》、《皮皮魯與魯西西之罐頭小人》等新片,依舊沒有改變上映計劃。

        若說其中受到牽連最大的,恐怕只有手握緊急撤檔的大制作電影《長津湖》的博納影業。

        不確定的未來

        相較等待暑期檔這個既定的“殘局”,眼下更緊要的是等待這輪疫情平穩度過,盡快重啟內地影市。

        正如我們在此前文章中(回顧:《<長津湖>撤了,暑期檔空了》)所分析的,目前受疫情影響,市場直接和間接的損失接近40%,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長津湖》在此特殊時期只能無奈撤檔。

        而接下來較理想的設想是電影市場在國慶前恢復正常,這也將成為《長津湖》最好的落腳點。那么這部大片的順延,也將影響到其他項目的布局。

        從各頭部公司的不完全待映片單來看,下半年乃至明年還有多部重點項目等待釋出。

       ?。▊渥ⅲ河捎谝咔橛绊?,檔期還會有部分調整)

        目前光線在近期待映的存貨最多,但項目體量普遍相對較小,既是為了降低風險,也能夠較靈活的變更檔期。萬達手中則有一部已經定檔8月13日上映的《皮皮魯與魯西西之罐頭小人》,以及原定暑期檔上映目前暫無新消息的主控科幻大片《外太空的莫扎特》。(備注:由于疫情影響,檔期可能會調整)

        暑期檔之后的首個重點檔期國慶檔,若按照計劃,可能會有兩部以上的來自頭部公司的頭部項目正面對壘。提前鎖定10月1日的華誼獻禮大片《鐵道英雄》、一年一度的拼盤獻禮片《我和我的父輩》,以及有一定概率進入的《長津湖》,有望在這個假期齊聚。

        可以看到,今年片荒雖然嚴重,但頭部公司的項目儲備還是較充足的。如果疫情能夠在接下來的半個月到一個月時間內得到徹底控制,那么今年剩余幾個月的電影市場依然擁有較為積極的預期。

        而對于幾家頭部公司來說,疫情的反彈和暑期檔的中止雖然讓行業再度大傷元氣,但眼下暫時無需過度焦慮。

        在業績層面上,以萬達電影、光線傳媒為代表的頭部上市公司均在上半年扭虧,院線股金逸影視雖未盈利,虧損規模也較去年同期有大幅度收縮。市場若能迅速回到正軌,便不會對全年業績造成太大影響,重蹈去年覆轍。

        接下來,只剩等待疫情結束的那一刻。


      THE END
      免責聲明:本文系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刊載之目的為傳播更多信息,如內容不適請及時通知我們。

      相關熱點

        近日,佛山市市場監管局對佛山市2021年企業質量管理成熟度評價結果進行公示。經過層層評審等一系列流程,針對企業的質量管理工作,從領導、質量、創新、品牌、效益五個...
      企業
        8月6日消息,企查查APP顯示,近日,云南白藥(000538)新增行政處罰信息,處罰事由為生產、銷售不符合經注冊產品技術要求的一次性使用醫用口罩,處罰內容為沒收不合規口罩35095...
      企業

      相關推薦

      1
      3
      无码专区亚洲综合另类
      <bdo id="mz6fs"></bdo>

    1. <track id="mz6fs"></track>
      <bdo id="mz6fs"></bdo>

      <menuitem id="mz6fs"><strong id="mz6fs"></strong></menuitem>
    2. <option id="mz6fs"></option>